地心探索者废柴

你好,这边是废柴!
一个喜欢画画并努力画好的家伙.

↓我知道不会有人看但我就是想写写(。

话废晚期、是个孩厨(
偶尔会写点文小学生文笔
称呼咱XMz/蓬莱/废柴都可.
主混ut'凹凸'弹丸'th.

胡乱摸鱼(……她好可爱啊!!!

在生日的末尾沉迷一波自己((

剧透玩梗注意(((?
垂死病中惊坐起

上课的胡乱摸鱼(……ooc和粗口注意(是被玩烂的梗
芙兰被关真相(。

二十四小时前

/角色死亡注意

/无cp向注意

/小学生文风文笔注意

/逻辑错乱注意

/短篇注意

/以上ok?


↓go



0.

就在大约二十四小时前,寇死掉了。


1.

“bro,我想我活不长了。”

在寇死亡的二十小时前,寇对着杰说出了这句话,后者正忙着收拾弟子们打游戏留下的烂摊子。也就这么几年,当年虎头虎脑皮里皮气的男孩子们一个个成为了大师,拥有了自己的徒弟,用凯的话来讲,就像是在教当年的自己一样。杰的弟子比他当年还皮,游戏手段更是出神入化,甚至有时连赞都跟不上对手的速度,这令杰高呼真是老了。

杰听到寇的话一愣,然后就像以往一样大笑了起来:“寇!别开这种玩笑,你离死亡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年,你还很年轻!”

“摩罗死的时候也很年轻。”“那是他的问题,说难听点…那是他自找的,他自己选择了离开。”杰摊了摊手“况且你一无不良嗜好,二身体健康,三......”杰露出一个欠打的笑容。

“你连女朋友都没找到诶。”


我草长莺飞二月天。

寇差点请杰吃欧拉欧拉。


“你的性格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变,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寇喝光了面前的茶,起身准备离开。“那可不是嘛,人总是要有幽默感。”杰继续笑着,冲着他的背影喊“放心,你死了我还是会祭奠你的。想开点!你的人生还有很久!”

“借你吉言。”

寇把门带上了。


2.

“我差不多要疯了!!”

这是凯在寇死亡前十五小时对着寇抱怨的话。

凯打了个电话把寇从健身房里叫了出来,他们坐在一家餐厅里,寇正在解决面前的意大利面,凯则在他对面比比划划着诉说着自己的弟子们给自己带来的烦恼。

“老天爷啊!为什么我的弟子们这么烦!”凯把自己本来就乱的头发抓得更乱“为什么不能像赞的弟子一样?我还记得上一次去拜访的时候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简直就像是小时候会跟在我后面叫哥哥的妮雅一样。而我的弟子就好比小时候的劳埃德。”

寇吃完了最后一根面条,眼睛正在瞟着一旁的牛排:“我能理解为你在自夸吗凯?你想表达自己培养出了整一群绿色忍者。”

听到这话凯立马从混乱的形象恢复到了严肃的红色忍者,义正言辞一句一顿地说:“那不可能,我可不像是这么爱自夸的人。不过就算你认为我是在自夸我也不会生气的。”

“所以你叫我来到底是要说什么事情?”寇的手还是没闲住,他正在以刀叉为帮凶结果那块可怜的牛排。

凯递上一张请柬,然后咳嗽了两声,以故作雄浑的男性声音说道:

“寇·巴克特先生,你作为史密斯先生最重视的朋友之一,我在此隆重的邀请您来参加凯·史密斯先生与陈天乐女士的婚礼!你可否有这个打算?”

“当然有,什么时候?”寇停下手中的动作兴趣满满的看着凯“就在下周,”凯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地址附在了请柬上。”

于是两人就着婚礼的话题聊了很久,直到凯被一通电话叫走为止。

“拜兄弟”凯挥了挥手。

“拜。我想我会去参加婚礼的。”

我可不会立什么flag。寇这么对自己说。


3.

这是大约寇死亡前十小时,赞和寇坐在一起聊天。

“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赞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发生了什么?”

寇正呆愣着看着眼前的杯子,被突如其来的一问吓了一跳:“什么?我没有不开心,我只不过是在发呆而已。”“你这招可以拿来骗别人,可是别忘了,我是机器人。”对方的语气似乎有些洋洋得意“机器人可是什么都能看出来的。寇,你到底怎么了?”

于是寇就把他对杰诉说的自己的担忧原封不动的告诉了赞,包括自己与凯的对话,自己想到过得所有不好的和好的事情,一股脑地全部告诉了赞。

“我觉得你没必要担心这些事情,我的系统告诉我你起码还可以活二十几年。”赞用一只手倚着桌子托着脸对着寇说“如果你一定要担心这些事情,你只需要稍微戒一戒甜食就好。不过如果吴大师在这里的话,事情可能会更复杂。他一定会跟我们讲一堆大道理,无异于意外总是在我们身旁随时随地都会发生一类,我忘了他具体说了什么,但我认为他讲得没错,因为......”

寇赶紧打断了赞,这个机器脑子,寇想着。如果不打断他不知道他又会分析到什么时候去:“我也认为他讲得没错,可是吴大师现在不在这里。”

“严格来说,吴大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赞一字一句地纠正了寇,然后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额....嗯....”寇稍微发声“那么我先走了?我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去干。”

赞站了起来,他看起来比以前高了一些,这大概是错觉。

“慢走。”赞笑着对他说。

“再见,”寇走出了门,他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保重。”


4.

寇离开了赞的院子,他走上熟悉的街道。他们曾经在条街道上与海盗大战过两次,他循着记忆看向那个倒霉的办公室,然后惊奇的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游戏厅。

是自己太久没有回来过这里了吗?寇继续大步向前走,直到最后变成小跑,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为什么要跑,但这条街道上的一切好像都变了,不再有以前那些会给孩子送气球的小丑和那些穿着名人头像服装的孩子,他想从这条街上找到些回忆,就好像不停地跑就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似的。最后寇成功地在街角发现了一家甜品店。

他走进了甜品店,然后在寇死亡的九小时前。他与劳埃德在甜品店门口撞上了。

“嘿!寇!”劳埃德还是那一幅年轻模样,他真的是寇今天遇见过的最有活力的家伙“吃了吗?怎么有心情来这里?”

“偶然路过。”寇的眼睛盯着柜台上的巧克力蛋糕,他看见有一个孩子也在盯着它,他真的很担心那块蛋糕会被人买走。“真巧!我是来买蛋糕的,你知道吧,凯要结婚了!”劳埃德看起来很开心,他从袋子里摸出一个甜甜圈咬了下去,边吃边跟寇剧透接下来的内容“听凯说,他打算在婚礼上邀请一堆元素大师陪他重演他与天乐相见的画面,而这一切天乐姐都还不知情。据说他还打算在蛋糕上放上两人的元素图表图案,天知道他是打算弄得多浪漫!嘿你在听吗?寇?”

寇的眼睛在那块蛋糕和那个孩子身上循环切换,他看到那个孩子去拉他妈妈的衣角了,他看到那个孩子去和他妈妈说了什么,他看到那个孩子拿着钱走向了柜台,他看到...“劳埃德?!”寇被突然挡住视线的绿色忍者吓了个半死。“你看什么呢?我跟你说话诶。”劳埃德回头看了看,寇刚好看到那个孩子抱着另一款蛋糕走向他的妈妈,他松了一口气:“没,只是看看而已。对嘛,你知道这才符合凯的风格。”

“希望天乐姐会喜欢,虽然元素大师那段时光对于她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劳埃德又笑了,他再次咬了一口甜甜圈,“我得走啦,我女朋友还在等我。”

他小跑了两步,又回头大喊了一句

“加油!!女朋友总会有的!!!”

滚吧小兔崽子!!寇差点被气笑。


5.

前五小时,寇终于回到了家,他的基地在一座大山上,光是车程就要很久,更别提还要爬山。等他到家,他的弟子们都差不多睡得很深了,院子里一片狼藉,散落一地的武器和歪七倒八的训练器材让寇意识到今天他的活可不少。

寇把器材一个个扶起来,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在吴大师的训练场里的日子,他想起来自己刚来到训练场时对于一切都是那么烦躁,就像他的弟子一样,他把武器装进一旁的盒子里,坐在门口看着空空的院子。寇有一种想要再去进行一次很久以前的训练的冲动。

他的确这么做了,在寂静无人的深夜一个人握着训练用的木头剑走上前去,启动机关,像以前一样,像以前那个英勇无畏什么都不知道对什么都不耐烦的队长一样,跳木桩、躲刀剑、打傻子,然后落地。门口放着一杯茶,他端起来一饮而尽。

寇走进了自己的屋子,躺下,看着天花板。他从没觉得这么畅快,他觉得很精神,但又很疲惫,他就这么注视着天花板回想起今天一天的的事情,杰的笑容、凯的烦恼、赞的劝慰和劳埃德爽朗的笑声,他突然有些后悔怎么拜访杰的时候没去看看妮雅,没事,还有明天呢。

明天再去不成,还有下周凯的婚礼,总能见到的,没准还可以遇到自己一生的伴侣。

寇突然觉得很困了,眼皮很沉很沉。

吴大师说过什么来着?那句话是什么来着?是什么?

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那杯茶的味道好苦。


6.

平安时代不可能到来的,就像新闻播报的一样,土系大师死了。

他喝过的茶里检测出了毒素,不知道是谁下的。但凶手正在被全力追捕。

他的葬礼有不少人参加,妮雅和杰相拥而泣,这一幕看起来让人有点想笑,但谁也笑不出来。

吴大师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不知道了,我也给忘了。

反正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话吧。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你们轻点打[

无意识摸鱼(。
笔的色差很大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