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里参机动车道

你好,这边是废柴\^O^/叫我废线也可以
是人如其名的废柴,看着大家活就会很开心啦

中元节鬼门开

这个摩罗简直看不出来说摩不是摩说罗不是罗……以后坚决不画背影(flag)

回收日到了|・ω・`)

群里的点图()我不要脸的发一下

我好喜欢谜题公爵
damn it写错了()

【完全ooc注意】我们反派没机会翻身了

【CAUTION】

绝对性的ooc致歉

大概就会有很多篇看我心情(喂)

/全文只有反派团,真•全 员 恶 人

/反派出现只限于到时空双子,因为剩下的我还没补(你滚)

/文笔极差注意

/角色崩坏注意

/完全沙雕注意

/没啥cp向

/以上OK?


大概是反派们杀青后的智障日常,大家互相认识还有社交帐号,目前状态极低中

请当心观看


1.

那帮忍者,那帮烦人、吵闹,怎么看怎么恶心的忍者。

酷克斯咬牙切齿地进行着头脑风暴,现场上演如何将忍者变为死者的高级论证,方法多到狂克斯认为他哥可以去写悬疑小说并且绝对大卖。

只要读者不介意死的人总是一副德性。

酷克斯愤恨地用脚尖在地板上敲,把自己的愤怒全部发泄到地上。他还是觉得不解气,一抬头刚好就看到了抱着手机的狂克斯。不对,那不是狂克斯,那就是一个应该被送去遥远的东方的杨叔叔的诊疗所进行心理谈话的网瘾少年,跟他酷克斯半毛钱亲缘关系都没有。

面对着这个不争气的老弟,酷克斯什么都没说。他走到墙边,手轻轻一弹,家里的网线应声落地。酷克斯满意地看着弟弟脸上的表情由惊喜变成惊吓,然后顶着堪比命运赏赐号船底黑的脸看向自己。

“酷克斯我扬你全家的骨灰!”

“小心别把你自己的扬了。”

狂克斯选择性无视酷克斯,眼睛继续回到屏幕上的聊天界面同时打开了移动网络,随他哥在旁边抱怨什么愚蠢的现代科技把我的弟弟变成了NEET一类,他只想继续和这个自己在社交网站上认识的漂亮姑娘继续聊天。虽然他们今天上午才认识,可是狂克斯发现这个女孩对自己十分了解,如果不是酷克斯不怎么上网,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哥在跟自己开玩笑。对方不但性格活泼而且长的漂亮,甚至十分擅长打游戏。于是他和这个女孩越聊越开心,此刻两人正聊到游戏最新活动的话题,结果就被他哥拔了网线。

那么扫兴搞什么,老子又不是网恋。狂克斯小声逼逼,继续沉浸在美好的网络交际情当中,向对方提出了见面。

2.

天空之上。

厄运堡垒号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平日高高在上威严十足,连庆祝活动都保持着君王风范的纳达可汗船长,此刻抱着“人类几十年来搞出来最有用的会动会说话的方盒子”拍着船长室的桌子笑得死去活来,不但吓傻了小清,同时还吓傻了火枪大副。

小清是真的吓得不轻,双腿哆嗦牙齿打架,就差两眼一翻原地去世。火枪大副定了定神,确定船长不是受到袭击之后神色复杂地开口询问:“船长,您在笑什么?”

纳达可汗还没喘上气,一咳一咳但还是没止住狂笑。“时光双子…”他艰难地组织语言“那个弟弟………以为我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火枪大副赶紧倒满一杯葡萄汁,纳达可汗端起杯子一口全干,捂着胸口努力憋笑。

“是那个弟弟,狂克斯”他比划着“他以为我是个女人,还要和我见面。”

小清很不解:“不、不会吧?我我我我见过狂克斯,他他不是盲人。”他似乎又觉得不妥,加了一句“是个盲人也不会认为船长是女人。”

纳达可汗把杯子放在一边,拿起手机对着他们晃了晃,带着笑意开口:“我重新开了个帐号,装作是女人钓他玩。”

“船长,请允许我提醒您我们是海盗,我们的主业是抢劫和掠夺,不是电信诈骗。”火枪大副扶额。“我知道我知道,给无聊的生活添点乐子而已。”纳达可汗摆摆手,继续聊天。

“可是您连钓人的照片都用的是您变成的狄拉拉。”

“有问题吗?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没有。”

“很好,所以现在你可以去忙别的事情了,小清打扫完也赶紧出去,我要给我的变身留足神秘感。”精灵船长的心情这会儿好得很。

3.

摩罗凝视着手机屏幕,眼神能把屏幕盯穿,脸上写满了智障两个字。他终于抬起头来,半晌才低沉地蹦出几个字:“狂克斯是傻子吗?”

“可能是吧,摩罗大人。”班莎正在调琴,被忍者打败后她拉着几个幽灵组了个小乐队,意外的在诅咒魔域挺有人气,“那个家伙做了什么?”

“纳达可汗开了个小号钓他,他居然真的以为自己钓到了妹子还来和我炫耀。”摩罗的表情很扭曲,“他俩的聊天记录也傻透了,看久了能让人降智。”

班莎细细打量摩罗许久,然后确信地开口:“是的。毕竟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颜艺的表情。”

“有多颜艺?”摩罗挑了挑眉。

“估计能让幽灵射手把箭射偏到从云之国飞到幻影忍者市。”

幽灵射手举起双手表示我不是我没有。

“行了班莎,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意思。”摩罗敲着座椅,“但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提出了见面,纳达可汗伪装力真就这么好?”

“你可以去问问博格,据说他伪装的博格连机器人都骗得过去。”雷斯还是没忍住说话了“所以我一直觉得他很有演电视剧的天赋,可以省好多钱。”

摩罗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不管怎么说我都觉得这事儿很玄乎,哪来的那么简单就能把人骗得男女不分?”“就是,库塔就不会被骗。库塔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谁是男的谁是女的!”库塔从墙外穿进来,举着拳头大声嚷嚷。

对,所以要把你约出去见面最好长得像煎饺。班莎翻了个白眼。

tbc(?)

我再次为ooc致歉(鞠躬)